1. 简辞骏成语网
  2. 古籍鉴赏
  3. 魏收「魏书卷十四列传」译文

魏收「魏书卷十四列传」译文

长孙肥,是代郡人。昭成帝时,他十三岁,被挑选入宫侍奉。年轻有风度,果断刚毅少言语。太祖在独孤部和贺兰部时,长孙肥时常侍奉跟从,在左右抵御欺侮太祖的人,太祖很信赖依仗他。登国初年,长孙肥和莫题等人都做大将,跟随太祖征伐刘显,从濡源攻打库莫奚,

译文

  长孙肥,是代郡人。昭成帝时,他十三岁,被挑选入宫侍奉。年轻有风度,果断刚毅少言语。太祖在独孤部和贺兰部时,长孙肥时常侍奉跟从,在左右抵御欺侮太祖的人,太祖很信赖依仗他。

  登国初年,长孙肥和莫题等人都做大将,跟随太祖征伐刘显,从濡源攻打库莫奚,讨伐贺兰部,都立有战功。太祖征伐蠕蠕,大败他们,长孙肥降伏他们的头领匹候跋,事情记载在《蠕蠕传》。又跟随征伐卫辰和薛干部,打败消灭他们。蠕蠕的别部头领组纥提的儿子曷多汗等人率领部落抛弃父亲向西逃跑,长孙肥率领轻装的骑兵追赶到上郡,杀了他。

  后来跟随太祖征伐中山,被任命为中领军将军。太祖停驻在晋阳,慕容宝的并州刺史、辽西王慕容农放弃城池夜晚逃跑,长孙肥追赶他到蒲泉,擒获他的妻子儿女。太祖将包围中山,慕容宝放弃城池奔向和龙。长孙肥和左将军李栗率三千骑兵追赶他,到达范阳,没赶上而返回。于是攻下研城戍,俘获一千多人。中山城内的人立慕容普邻为君主,左狙包围他。萱整于是派出步兵一千多人,想伺机冲击包围圈。太祖命令长孙胆挑战,假装退却,普邻的军队追击长孙肥,太担截断他们的后路,全部擒获斩杀了他们。这时因兵马缺少粮草,就解除对中山的包围,到河间谋食。慕容贺邻杀死萱邻而自己登位。塞担停驻在鲁旦,派遣垦噩胆率领七千骑兵偷袭中山,进入外城后返回。贺邻率领步兵骑兵四千人追赶长孙肥到弧水,长孙肥从魏吕攻打他,缴获鳢甲马匹二百套。长孙肥中流箭,疮伤严重,于是返回。中山平定,因功劳赐爵为琅邪公。调任卫尉卿,改爵位为卢乡公。

  当时中山太守仇儒不想向内地迁徙,躲藏在趟郡,推举盗贼趟准为头领。荒诞地编造诳惑人心的话说:“燕地向东倾,趟地当继续,要知他的名,淮河水不足。”赵准高兴地听从他的意见,自称使持节、征西大将军、青冀二州牧、钜鹿公,仇儒任长史,聚集党羽二千多人,占据关城,勾结丁零,杀害官吏,煽动常山、钜鹿、广平各郡。太祖派遣长孙肥率领三千骑兵讨伐他们,在九门打败赵准,斩杀仇儒,生擒趟准。诏令把仇儒的肉当食物,把趟准传送到京城,在街市车裂,夷减他的宗族。

  太祖委任长孙肥为镇远将军、兖州刺史,给予步兵骑兵二万人,向南攻取许昌,攻到彭城。司马德宗的将领刘该派遣使者前往长孙肥那裹请求投降,贡奉地方产品。姚平侵犯平阳,太祖将要讨伐他,选拔众将领没有比得上长孙肥的,于是征召他回京城,派遣长孙肥和毗陵王元顺等率领六万骑兵充任前锋。太祖停驻永安,姚平招募派遣勇将,率领精锐的骑兵二百人窥伺军队,长孙肥迎击擒获他,一匹马都没返回。姚平后撤据守柴壁,太祖进军攻打屠减了他们。派遣长孙肥返回镇守兖州。

  长孙肥安抚慰问黄河以南,得到官吏百姓的欢心,威望信义闻名于淮水泅水。他善于策划,勇气为众将之首,每次交战常在士卒前面,前后征讨,不曾失败,所以每当有重大困难时,都命令长孙肥去面对。向南平定中原,向西摧破羌族贼寇,长孙肥的功劳为多,赏赐给他奴婢几百人,牲畜财物以千计数。后来降爵为蓝田侯。天赐五年去世,谧号为武,在金陵陪葬。儿子长孙翰继承爵位。

  长孙翰,年轻时有父亲的风采。太祖时,他因善于骑马射箭,做猎郎。太宗在外地,长孙翰和元磨运等人暗中谋划拥戴他。太宗即位,长孙翰升散骑常侍,和元磨等人在左右纠正过失。以功劳升任平南将军。率领军队镇守北方边境,威名十分显赫,蠕蠕畏惧他。后来担任都督北部诸军事、平北将军、真定侯,赐给殿中细拾队,加授旌旗鼓吹。蠕蠕时常侵犯边塞,长孙翰抗击有功劳,晋爵位为公。世祖即位,征召他返回京城,进封爵位为平阳王,加授安集将军。

  蠕蠕太檀进犯云生,世祖亲自征讨他,派遣长孙翰率领北部各将领、苏鲞等人,从参合以北,向柞山攻打大檀的别部头领阿伏干,斩首几千级,缴获马一万多匹。又和东平公娥青出兵长川去讨伐大檀。大檀的军队向北逃跑,长孙翰追击,取胜后返回。不久升为司徒。袭击赫连昌,打败了他。世祖又征伐赫连昌,长孙翰和廷尉道生、宗正娥遣率领骑兵三万充当前锋。赫连昌战败,逃奔上邽,长孙翰用八千骑兵追赶他,追到高平,没赶上而返回。随从袭击蠕蠕,车驾越过大漠,左擅逃跑。他的弟弟匹黎率领军队赶往那裹,遇到垦至恋发生战斗,匹黎的军队溃散逃跑,杀死他的魁首几百人。

  长孙翰清高正直严厉精明,善于安抚将领士兵,太祖十分器重他。神三年逝世,太祖深深地哀悼痛惜,为他流泪,亲自前往他的丧葬地,礼仪依照窒球王叔孙俊的旧例,追赠赏赐很多。谧号为威,在金陵陪葬。

  儿子平成,继承爵位,降为公。平成,年轻时因父亲的功绩担任中散大夫,屡经升迁到南部尚书。去世,在金陵陪葬。  儿子长孙浑,继承爵位。长孙浑,起初任中散大夫,很久后任彭城镇将。大和年间去世。儿子长孙盛继承爵位。

  长孙翰的弟弟受兴。世祖时,他随从征伐平凉,因功劳赐爵位为长进子,授任河间太守。去世。

  儿子安都,继承爵位。显祖时,担任典马令。

  受兴的弟弟长陈,世祖时担任羽林郎。征讨和龙,贼寇从西门出来,将要冲击外面的包围圈,长孙陈打退了他们,追击到城墙下面。因功劳赐爵位为五等男。又随从征讨凉州,担任都将领。进入宫廷,调任殿中给事中,升爵位为子,调任驾部尚书。又外出任北镇都将。长孙陈性格宽容厚道,喜好学习爱护士人,所到之处为人追念。高宗即位,升爵位为吴郡公,加授安束将军。兴光二年去世。追赠散骑常侍、吴郡王,谧号为恭,在金陵陪葬。

  儿子长孙头,继承爵位。高宗时,担任中散大夫,调任内行长,掌管龙牧曹。天安初年去世。儿子长孙拔继承爵位。

  长孙陈的弟弟长孙兰。世祖初年,担任中散大夫。时常随从征伐,掌管皇帝所用兵器,赏赐十分优厚。后来因为打败平凉的功劳,赐爵位为睢阳子,加授奋武将军。调任散骑常侍、北部尚书。后来任豫州刺史。去世。

  儿子乌孤,继承爵位。高祖初年,外出任武都镇将,召入任闲散官员。

  儿子长孙乐,孝静帝时,担任金紫光禄大夫。

  长孙肥的弟弟亦干,太祖初年,担任羽林郎。随从平定中原,授任广平太守。去世。

  儿子石洛,世祖初年,担任羽林郎,逐渐升任散骑常侍。随从征讨赫连昌,任都将,因功劳被任命为乐部尚书,赠爵位为临淮公,加授宁西将军。神厅年间去世,谧号为简。

  儿子长孙真,年轻时因父亲的功劳而担任中散大夫。随从征讨平凉,因功劳赐爵位为临城王,被任命为员外散骑侍郎、广武将军。继承父亲的爵位,降为建义将军、临淮侯。调任司卫监。征讨盖吴。调任殿中尚书,加授散骑常侍。随从皇帝征讨刘义隆,到达长江。升爵位为南康公,加授冠军将军,在军中去世。

  儿子吴儿,继承爵位。高祖初年,担任中散、武川镇将。太和初年,去世,追赠为恒州刺史。

  儿子长乐,继承爵位。因事获罪被除去爵位。后来历任陵江将军、羽林监。

  儿子荣族,武定年间,担任征西将军、繁昌男。

  吴儿的弟弟长孙突,担任朔州长史。

  儿子元庆,担任平州仓曹参军。

  尉古真,是代郡人。太祖在贺兰部时,贺染干派遣侯引乙突等人前往行宫,将要杀死太祖。古真知道这个消息,秘密奔驰相告,侯引等人不敢动手。染干怀疑是古真泄露他的计谋,就抓住拷问他,用两个车轴押他的头,戳伤了一只眼睛,古真不承认,才放了他。登国初年,随从征伐库莫奚和叱突邻,都有功劳。又随从救助贺兰,打败卫辰的儿子直力鞑,又在参合陂攻打慕容宝。又跟随乎定中原,因功劳赐爵位为束州侯,加授建节将军。太宗初年,担任鸿飞将军,率领部众五千人,镇守大洛城。太宗向西巡视,古真和奚斤等人率领先头部队讨伐越勒部,大败他们,缴获马五万匹,牛羊二十万头,掠取二万多家后从西方返回。泰常三年,授任定州刺史。去世,儿子亿万继承爵位。去世,儿子尉盛继承爵位。

  古真的弟弟太真,太宗初年,担任平南将军、相州刺史。

  太真的弟弟尉诺,年轻时侍奉太祖,以忠诚谨慎闻名。随从包围中山,尉诺在前面登城,伤了一只眼睛。太祖叹息说:“尉诺兄弟都毁掉了他们的眼睛,来建立功勋,实在值得嘉奖。”宠幸待遇更加隆盛。授任干东将军,赐爵位为安乐王。随从征讨型旺,返回,被任命为国部大人。叁塞初年,担任幽业刺史,加授东统将军,晋爵位为侯。长孙道生讨伐遇毖时,慰遥和骁骑将军至匡萱率领军队停驻在辽酉。改任宁束将军,晋爵位为武陵公。尉诸在州中,有仁政,民众官吏思念他。世祖时,蓟城人张广达等二百多人前往朝廷请求,又授任尉诺为安束将军、幽州刺史,改爵位为辽西公。兄弟都为一州长官,当代人认为他们很荣耀。燕地动乱已久,民户凋零四散,尉诺在州中前后十几年,延和年间去世。

  第八个儿子尉观,继承爵位。返回故乡去世,儿子崘,继承爵位。

  尉诺的长子尉眷,忠诚谨慎有其父亲的风范。太宗时,在左右管事,做太官令。当时侍奉的臣子受斤逃入蠕蠕,韶令尉眷追赶他,于是到了蠕蠕治所。大檀询问缘故,尉眷说:“受斤得罪了天子,逃避刑罚到了这裹,你不及时捉住押送,所以前来捉他。”尉眷于是在大檀面前擒住受斤。大檀左右的人救受斤,受斤才免死。因为这件事,尉眷以骁勇闻名。调任司卫监。太宗前往幽州,诏令尉眷辅佐世祖留守。后来征伐黄河以南,尉眷督促高车的骑兵,在阵前冲击,所向无敌,贼寇畏惧他。世祖即位,命令尉眷和散骑常侍刘库仁等八人分别掌管四部,同奏机要事务。赐爵位为山桑侯,加授陈兵将军。

  又担任安北将军,外出镇守北方边境。和平阳王长孙翰在祚山攻打蠕蠕的别部头领阿伏干,率领军队到歌删山,攻打蠕蠕的别部头领便度的弟弟库仁直,率领军队北进。蠕蠕的别部头领莫孤率领高车骑兵五千人前来迎战,尉眷打败他们,斩首一千多级。又随从征伐蠕蠕。尉眷出兵白、黑沙漠之间,攻打蠕蠕的柬部,大量俘获而返回。又随从征伐赫连昌,尉眷从南路出兵,在上邦攻打赫连昌。兵士缺乏粮食,临淮公丘堆等人在郡县督运租谷,被赫连昌打败。赫连昌乘胜抄掠,各将领忧虑他。尉眷和侍御史安颉密谋设下埋伏,截击擒获赫连昌。因有功劳被任命为宁北将军,加授散骑常侍,晋爵位为渔阳公。后来随从征伐和龙,尉眷统领一万骑兵充当前锋,慰问晓谕降服二千多户。不久担任假节、加授侍中、都督豫洛二州及河内诸军事、安南将军、开府,镇守虎牢。张掖王秃发保周反叛,世祖征召慰鲞和永昌王亘健等人率领军队讨伐他,在番禾打败保周。保周逃跑,尉眷率领骑兵追击他,保周陷于穷途末路而自杀。诏令尉眷留下镇守速业,加授都督凉沙河三州诸军事、安西将军,兼护羌戎校尉。改任敦煌镇将。又打败吐谷浑,俘获三千多人。尉眷遍镇四方边境,都留下威名。

  高宗时,率领军队向北攻打伊吾,攻下城池,大量俘获而返回。不久被任命为侍中、太尉,晋爵位为王。和太宰常英等人评定尚书奏事。高宗向北巡视,以天寒将下雪,商议返回。尉眷规劝说:“现在发动大军,来向北方的敌人显示威力,离他们的都城不远,却倒转车头,敌人必定怀疑我们有内乱。虽然正天寒下雪,兵士辛苦,按筹划的大方针,应该向前进。”高宗听从了他的意见,于是越过沙漠后返回。因尉眷是老臣,赐他拄杖穿鞋上殿。和平四年逝世。高宗哀悼怜惜他,追赠大将军,谧号为庄。

  儿子多侯,继承爵位。多侯年轻时有武艺才干,题担时,担任假节、征西将军、兼护羌戎校尉、塾煌镇将。到镇所,上奏疏请求率领轻装的骑兵五千人,向西进入于阗,兼并各国,利用敌人取得物资,直至全部平定。显祖不准许。高祖初年,蠕蠕部落首领无卢真率领三万骑兵进入边境包围军镇,叁堡击退了他,因功劳升军号为征西大将军。后来多侯在南山狩猎,蠕蠕派遣部落首领庐远进军包围敦煌,截断垄堡的退路。垄堡一边前进一边作战,于是冲出包围而进城。率领军队出城交战,大败度拔,追击几十里,斩首一千多级。于是上疏请求攻取伊吾,断绝蠕蠕通向西域的道路。产担认为他的计策好,因春耕正进行,感到为难。太和元年,被妻子元氏害死。

  儿子盥建,继承爵位。历任给事中。去世,没有儿子。

  尉建的弟弟尉邵,继承爵位。去世。

  儿子尉范,继承爵位。

  尉范的弟弟显业,担任散骑常侍。和太原公圭通奸,生下儿子尉彦。武定年间,担任卫将军、南营州刺史。

  多侯的弟弟的儿子庆宾,善于骑马射箭,有军事谋略。高祖时,初为员外散骑侍郎,逐渐升迁到左将军、太中大夫。蛊塞时,议论要送鳄叠主阿那坏回国,庆宾上奏疏坚决劝阻,不被听从。后来蠕蠕就捉住行台元孚,大肆掳掠北方边境。诏令尚书令李崇讨伐蠕蠕,庆宾以别部将领隶属李崇,出边塞后返回。元法僧向外叛变,萧衍派遣他的豫章王萧综镇守徐州,肃宗又韶令庆宾为别部将领隶属安丰王延明讨伐他。不久授任后将军、肆州刺史。遣时尔朱荣的军威逐渐强盛,曾经过肆州,庆宾畏惧厌恶他,据守城中不出来。尔朱荣怨恨庆宾,出兵袭击他。庆宾的别驾姚和做内应,尔朱荣于是杀害庆宾的僚属,拘捕庆宾回秀容,称为义父。后来因母亲去世回都城,不久起用为平东将军、光禄大夫、都督,镇守汝阴。回到朝廷,永安二年去世。追赠车骑将军、雍州刺史,又追加侍中、司空公。

  庆宾的儿子尉豹,出仕为员外郎。肃宗时,代行颍州事务,同萧衍的将领裴之礼作战而死。尉豹的弟弟尉瑾,武定年间,担任东平太守。  尉眷的弟弟地干,机智敏捷有才华技艺,骑马奔驰急速射中五个目标,当时人没有谁比得上。太宗时,任左机令。世祖年轻时喜爱他,即位,提拔他为库部尚书,加授散骑常侍、左光禄大夫,兼侍辇郎。地干侍奉皇上忠诚谨慎,尤其善于调笑。世祖看到他仿效别人的动作,高兴得忍不住笑。十分受亲近喜爱,参与军队国家大事的谋议。世祖将征伐乎凉,试验冲锋车攻击山顶,地干被粗绳所缠绕,折伤胁部而去世。世祖亲自前往安抚,哭得十分悲恸。追赠中领军将军、燕郡公,谧号为惠,赠送赏赐丰厚。

  儿子长寿,幼年被任命为散骑常侍,升殿中右曹尚书,又加授散骑常侍。随从征伐刘义隆,到长江边。赐爵位为会稽公,加授冠军将军。高宗时,授任泾州刺史。和平五年去世。

  儿子弥真,继承爵位。弥真去世,没有儿子。弟弟状德,继承爵位。

  地干的弟弟侯头,继地干王的职位,任库部尚书。  侯头的弟弟力斤,也以忠诚谨慎闻名。历任御史中尉、并州刺史,有政绩。加授冠军将军,赐爵位为晋阳侯。去世,追赠平南将军。

  力斤的弟弟焉陈,担任过尚书、安乐侯。

  古真同族的玄孙尉聿,字成兴,性格耿直。肃宗时,担任武卫将军。当时,领军元叉掌权,百官无不向他表示礼敬,而尉聿独自作长揖不叩拜。不久外任乎西将军、东凉州刺史。凉州的红色,是天下最贵重的,元叉送白绫二千匹,让尉聿染红,尉聿拒绝而不答应。元叉暗示御史弹劾他,用驿马征召到京城。复查没有证据,尉聿返回恢复职位。不久在州中去世,造年五十岁。追赠安北将军、朔州刺史。

  儿子尉俭。武定年间,担任开府祭酒。

  史臣曰:长孙肥年轻时入宫侍奉,以英勇壮烈而闻名,锋芒所指,无不逃散,关羽张飞抵挡万人,不比他更强。长孙翰有父亲的风采,不毁废先代基业,皇帝亲临丧事施以礼敬,是有原由的吧!昼远兄弟,忠诚勇敢奋发而起,为道义而忘记性命。尉眷声威谋略闻名当时,增添家族业绩,尊贵显赫,也是应该的!

魏书简介

  《魏书》,北齐魏收撰,是一本纪传体史书,内容记载了公元4世纪末至6世纪中叶北魏王朝的历史。124卷,其中本纪12卷,列传92卷,志20卷。因有些本纪、列传和志篇幅过长,又分为上、下,或上、中、下3卷,实共130卷。

魏书·卷十四列传原文

  长孙肥 尉古真

  长孙肥,代人也。昭成时,年十三,以选内侍。少有雅度,果毅少言。太祖之 在独孤及贺兰部,肥常侍从,御侮左右,太祖深信仗之。

  登国初,与莫题等俱为大将,从征刘显,自濡源击库莫奚,讨贺兰部,并有战 功。太祖征蠕蠕,大破之,肥降其主匹候跋,事具《蠕蠕传》。又从征卫辰及薛干 部,破灭之。蠕蠕别主缊纥提子曷多汗等率部落弃父西走,肥以轻骑追至上郡,斩 之。

  后从征中山,拜中领军将军。车驾次晋阳,慕容宝并州刺史、辽西王农弃城宵 遁,肥追之至蒲泉,获其妻子。太祖将围中山,慕容宝弃城奔和龙。肥与左将军李 栗三千骑追之,至范阳,不及而还。遂破其研城戍,俘千余人。中山城内人立慕容 普邻为主,太祖围之。普邻及出步卒千余人,欲伺间犯围。太祖命肥挑战,伪退, 普邻众追肥,太祖截其后,尽擒斩之。时以士马少粮,遂罢中山之围,就谷河间。 慕容贺邻杀普邻而自立。车驾次鲁口,遣肥帅七千骑袭中山,入其郛而还。贺邻以 步骑四千追肥至泒水,肥自魏昌击之,获铠骑二百。肥中流矢,疮重,乃还。中山 平,以功赐爵琅邪公。迁卫尉卿,改爵卢乡。

  时中山太守仇儒不乐内徙,亡匿赵郡,推群盗赵准为主。妄造妖言云:“燕东 倾,赵当续,欲知其名,准水不足。”准喜而从之,自号使持节、征西大将军、青 冀二州牧、钜鹿公。儒为长史。聚党二千余人,据关城,连引丁零,杀害长吏,扇 动常山、钜鹿、广平诸郡。遣肥率三千骑讨之,破准于九门,斩仇儒,生擒准。诏 以儒肉食,准传送京师,轘之于市,夷其族。

  除肥镇远将军、兗州刺史,给步骑二万,南徇许昌,略地至彭城。司马德宗将 刘该遣使诣肥请降,贡其方物。姚平之寇平阳,太祖将讨之,选诸将无如肥者,乃 徵还京师,遣肥与毗陵王顺等六万骑为前锋。车驾次永安,平募遣勇将,率精骑二 百窥军,肥逆击擒之,匹马不返。平退保柴壁,太祖进攻屠之。遣肥还镇兗州。

  肥抚尉河南,得吏民心,威信著于淮泗。善策谋,勇冠诸将,每战常为士卒先, 前后征讨,未尝失败,故每有大难,令肥当之。南平中原,西摧羌寇,肥功居多, 赏赐奴婢数百口,畜物以千计。后降爵为蓝田侯。天赐五年卒,谥曰武,陪葬金陵。 子翰袭爵。

  翰,少有父风。太祖时,以善骑射,为猎郎。太宗之在外,翰与元磨浑等潜谋 奉迎。太宗即位,迁散骑常侍,与磨浑等拾遗左右。以功迁平南将军。率众镇北境, 威名甚著,蠕蠕惮之。后为都督北部诸军事、平北将军、真定侯,给殿中细拾队, 加旌旗鼓吹。蠕蠕每犯塞,翰拒击有功,进爵为公。世祖即位,徵还京师,进封平 阳王,加安集将军。

  蠕蠕大檀之入寇云中,世祖亲征之,遣翰率北部诸将尉眷,自参合以北,击大 檀别帅阿伏干于柞山,斩首数千级,获马万余匹。又与东平公娥清出长川以讨大檀。 大檀众北遁,追击,克获而还。寻迁司徒。袭赫连昌,破之。世祖复征昌,翰与廷 尉道生、宗正娥清率骑三万为前驱。昌战败,奔上邽,翰以八千骑追之,至高平, 不及而还。从袭蠕蠕,车驾度漠,大檀奔走。其弟匹黎率众赴之,遇翰交战,匹黎 众溃走,斩其渠帅数百人。

  翰清正严明,善抚将士,太祖甚重之。神三年薨,深见悼惜,为之流涕,亲 临其丧,礼依安城王叔孙俊故事,赙赐有加。谥曰威,陪葬金陵。

  子平成,袭爵,降为公。平成,少以父任为中散,累迁南部尚书。卒,陪葬金 陵。

  子浑,袭爵。浑,初为中散,久之为彭城镇将。大和中卒。子盛袭爵。

  翰弟受兴。世祖时,从征平凉,以功赐爵长进子,除河间太守。卒。

  子安都,袭爵。显祖时,为典马令。

  受兴弟陈,世祖时为羽林郎。征和龙,贼自西门出,将犯外围,陈击退之,追 斩至长城下。以功赐爵五等男。又从征凉州,为都将领。入宫,迁殿中给事中,进 爵为子,迁驾部尚书。复出为北镇都将。陈性宽厚,好学爱士,所历辄为人追思之。 高宗即位,进爵吴郡公,加安东将军。兴光二年卒。赠散骑常侍、吴郡王,谥曰恭, 陪葬金陵。

  子头,袭爵。高宗时,为中散,迁内行长,典龙牧曹。天安初卒。子拔袭爵。

  陈弟兰。世祖初,为中散。常从征伐,典御兵器,赏赐甚厚。后以破平凉功, 赐爵睢阳子,加奋武将军。迁散骑常侍、北部尚书。后除豫州刺史。卒。

  子乌孤,袭爵。高祖初,出为武都镇将,入为散令。

  子乐,孝静时,金紫光禄大夫。

  肥弟亦干,太祖初,为羽林郎。从平中原,除广平太守。卒。

  子石洛,世祖初,为羽林郎,稍迁散骑常侍。从征赫连昌,为都将,以功拜乐 部尚书,赐爵临淮公,加宁西将军。神中卒,谥曰简。

  子真,少以父任为中散。从征平凉,以功赐爵临城子,拜员外散骑侍郎、广武 将军。袭父爵,降为建义将军、临淮侯。迁司卫监。征盖吴。迁殿中尚书,加散骑 常侍。从驾征刘义隆,至江。进爵南康公,加冠军将军,卒于军。

  子吴兒,袭爵。高祖初,为中散、武川镇将。太和初,卒,赠恆州刺史。

  子长乐,袭。坐事爵除。后历陵江将军、羽林监。

  子荣族,武定中,征西将军、繁昌男。

  吴兒弟突,朔州长史。

  子元庆,平州仓曹参军。

  尉古真,代人也。太祖之在贺兰部,贺染干遣侯引乙突等诣行宫,将肆逆。古 真知之,密以驰告,侯引等不敢发。染干疑古真泄其谋,乃执栲之,以两车轴押其 头,伤一目,不伏,乃免之。登国初,从征库莫奚及叱突邻,并有功。又从救贺兰, 破卫辰子直力鞮,复击慕容宝于参合陂。又从平中原,以功赐爵束州侯,加建节将 军。太宗初,为鸿飞将军,率众五千,镇大洛城。太宗西巡,古真与奚斤等率前军 讨越勒部,大破之,获马五万匹,牛羊二十万头,掠二万余家西还。泰常三年,除 定州刺史。卒,子亿万袭。卒,子盛袭。

  古真弟太真,太宗初,为平南将军、相州刺史。

  太真弟诺,少侍太祖,以忠谨著称。从围中山,诺先登,伤一目。太祖叹曰: “诺兄弟并毁其目,以建功效,诚可嘉也。”宠待遂隆。除平东将军,赐爵安乐子。 从讨姚平,还,拜国部大人。太宗初,为幽州刺史,加东统将军,进爵为侯。长孙 道生之讨冯跋也,诺与骁骑将军延普率师次辽西。转宁东将军,进爵武陵公。诺之 在州,有惠政,民吏追思之。世祖时,蓟人张广达等二百余人诣阙请之,复除安东 将军、幽州刺史,改邑辽西公。兄弟并为方伯,当世荣之。燕土乱久,民户凋散, 诺在州前后十数年,还业者万余家。延和中卒。

  第八子观,袭爵。卒,子崘袭。

  诺长子眷,忠谨有父风。太宗时,执事左右,为大官令。时侍臣受斤亡入蠕蠕, 诏眷追之,遂至虏庭。大檀问其故,眷曰:“受斤负罪天子,逃刑在此,不时执送, 是以来取。”眷遂擒受斤于大檀前。左右救之,乃免。由是,以骁烈闻。迁司卫监。 太宗幸幽州,诏眷辅世祖居守。后征河南,督高车骑,临阵冲突,所向无前,贼惮 之。世祖即位,命眷与散骑常侍刘库仁等八人分典四部,绾奏机要。赐爵山桑侯, 加陈兵将军。

  又为安北将军,出镇北境。与平阳王长孙翰击蠕蠕别帅阿伏干于祚山,率师至 歌删山,击蠕蠕别帅便度弟库仁直,引师而北。蠕蠕部帅莫孤率高车骑五千乘来逆, 眷击破之,斩首千余级。又从征蠕蠕。眷出白、黑两漠之间,击其东部,大获而还。 又从征赫连昌,眷出南道,击昌于上邽。士众乏粮,临淮公丘堆等督租于郡县,为 昌所败。昌乘胜抄掠,诸将患之。眷与侍御史安颉阴谋设伏,邀击擒昌。以功拜宁 北将军,加散骑常侍,进爵渔阳公。后从征和龙,眷督万骑前驱,慰喻降二千余户。 寻为假节、加侍中、都督豫洛二州及河内诸军事、安南将军、开府,镇虎牢。张掖 王秃发保周之反也,徵眷与永昌王健等率师讨之,破保周于番禾。保周遁走,眷率 骑追之,保周穷迫自杀。诏眷留镇凉州,加都督凉沙河三州诸军事、安西将军,领 护羌戎校尉。转敦煌镇将。又击破吐谷浑,俘三千余口。眷历镇四蕃,威名并著。

  高宗时,率师北击伊吾,克其城,大获而还。寻拜侍中、太尉,进爵为王。与 太宰常英等评尚书事。高宗北巡狩,以寒雪方降,议还。眷谏曰:“今动大众,以 威北敌,去都不远,而便旋驾,虏必疑我有内难。虽方寒雪,兵人劳苦,以经略大 体,宜便前进。”高宗从之,遂渡漠而还。以眷元老,赐杖履上殿。和平四年薨。 高宗悼惜之,赠大将军,谥曰庄。

  子多侯,袭爵。多侯少有武干,显祖时,为假节、征西将军、领护羌戎校尉、 敦煌镇将。至镇,上表求率轻骑五千,西入于阗,兼平诸国,因敌取资,平定为效。 弗许。高祖初,蠕蠕部帅无卢真率三万骑入塞围镇,多侯击之走,以功进号征西大 将军。后多侯猎于南山,蠕蠕遣部帅度拔入围敦煌,断其还路。多侯且前且战,遂 冲围而入。率众出战,大破之,追北数十里,斩首千余级。因上疏求北取伊吾,断 蠕蠕通西域之路。高祖善其计,以东作方兴,难之。太和元年,为妻元氏所害。

  子建,袭爵。历位给事中。卒,无子。

  建弟那,袭爵。卒。

  子范,袭。

  范弟显业,散骑常侍。与太原公主奸通,生子彦。武定中,卫将军、南营州刺 史。

  多侯弟子庆宾,善骑射,有将略。高祖时,释褐员外散骑侍郎,稍迁左将军、 太中大夫。肃宗时,议欲送蠕蠕主阿那瑰还国,庆宾上表固争,不从。后蠕蠕遂执 行台元孚,大掠北境。诏尚书令李崇讨之,庆宾别将隶崇,出塞而返。元法僧之外 叛,萧衍遣其豫章王萧综镇徐州,又诏庆宾为别将隶安丰王延明讨之。寻除后将军、 肆州刺史。时尔朱荣兵威渐盛,曾经肆州,庆宾畏恶之,据城不出。荣恨庆宾,举 兵袭之。庆宾别驾姚和内应,荣遂害庆宾僚属,拘庆宾还秀容,呼为假父。后以母 忧还都,寻起为平东将军、光禄大夫、都督,镇汝阴。还朝,永安二年卒。赠车骑 将军、雍州刺史,又追加侍中、司空公。

  庆宾子豹,起家员外郎。肃宗时,行颍州事,与萧衍将裴之礼战殁。

  豹弟瑾,武定中,东平太守。

  眷弟地干,机悟有才艺,驰马立射五的,时人莫能及。太宗时,为左机令。世 祖少而善之,即位,擢为库部尚书,加散骑常侍、左光禄大夫,领侍辇郎。地干奉 上忠谨,尤善嘲笑。世祖见其效人举措,忻悦不能自胜。甚见亲爱,参军国大谋。 世祖将征平凉,试冲车以攻冢,地干为索所罥,折胁而卒。世祖亲往临抚,哭之甚 恸。赠中领军将军、燕郡公,谥曰惠,赠赐丰厚。

  子长寿,幼拜散骑常侍,迁殿中右曹尚书,仍加散骑常侍。从征刘义隆,至江。 赐爵会稽公,加冠军将军。高宗时,附泾州刺史。和平五年卒。

  子弥真,袭爵。弥真卒,无子,弟状德,袭爵。

  地干弟侯头,袭地干职,为库部尚书。

  侯头弟力斤,亦以忠谨闻。历位御史中尉、并州刺史,有政绩。加冠军将军, 赐爵晋阳侯。卒,赠平南将军。

  力斤弟焉陈,尚书、安乐侯。

  古真族玄孙聿,字成兴,性耿介。萧宗时,为武卫将军。是时,领军元叉秉权, 百僚莫不致敬,而聿独长揖不拜。寻出为平西将军、东凉州刺史。凉州绯色,天下 之最,叉送白绫二千匹,令聿染,拒而不许。叉讽御史劾之,驿徵至京。覆验无状, 还复任。寻卒于州,时年五十。赠安北将军、朔州刺史。

  子俭。武定中,开府祭酒。

  史臣曰:长孙肥结发内侍,雄烈知名,军锋所指,罔不奔散,关张万人之敌, 未足多也。翰有父风,不陨先构,临丧加礼,抑有由哉!尉真兄弟,忠勇奋发,义 以忘生。眷威略著时,增隆家业,青紫麾旄,亦其宜矣!

展开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znmjs.cn/guji/9c31b98ed1b98f07d4572717.html